试图产粮,试图表达对脑叶的热爱

【脑叶】——猫?

概要:Yesod一次休眠(系统维护)醒来,却发现包括X在内的所有人(和Sephirah)都长出来猫的耳朵和尾巴。
警告:盒子精们都有人形的躯体,为了方便这种骚操作。
而你能想象,Yesod居然是唯一一个对此不满的Sephirah。
所以我们欺负他一下吧(啥)。
net搞了点小事,然后有Hokma和X的cp暗示,只有一点点就是了。

而且作者还想养猫。
甚至作者加的群里有人公然吸猫,还放小视频。

        Yesod从一次系统检修中醒来后不久,还以为自己多年未见的做了个梦。
        这种异常(还不能确定是不是应该进收容室那种)是他在穿外套的时候发现的。在X莫名给所有Sephirah搞出人体之后,Yesod发现这比起视觉滤网还要不便——他不得不真的套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并且在“睡觉”的时候,Yesod拒绝换成宽松的睡衣,但穿着裤子和衬衫睡觉毫无疑问难受的可以。
        所以刚醒来的那一阵,那种奇怪的、连着尾椎的微妙的酸痛感被他理解为睡觉时穿的过于整齐的必要结果,所以并未检查一下自己的现状的Yesod穿西装外套时才发现问题。

        他的酸痛,来自于他压到了自己的尾巴。
        紫色的,不长不短的弯曲着的,毛绒绒的尾巴。

        即使身为情报部的Sephirah,也难免在这个时候目瞪口呆。
        Yesod下意识的往自己的头上摸去,然后打了个哆嗦。

        像是有电流窜过头皮划过脊背,同时他摸到了一对同样带着柔软的短短的绒毛的耳朵。
        他难得的骂了句脏话。

        新多出的器官给Yesod带来了极大的不便,出于私人的理由,他坚持想像往常一样裹成一个密封的Sephirah,但是尾巴对此极不配合。
        随后他以一个情报部的部长应有的强硬把尾巴塞进了衣服里,憋成一条从腿上糊到背上。
        难受极了。
        并且在他试图将耳朵塞进一个鸭舌帽的过程
中,他确认了这是猫耳朵,同理,那尾巴应该也是猫的。
        Yesod想都没想就决定去主管室看看,是不是X搞出来的新的幺蛾子。

        结果……并没有很快出现。

        他在去的路上遇上了Netzach,这一点也不理想,但是情报部和安保部靠的实在有够近,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撞见Netzach嗑到嗨的次数是所有Sephirah里最高的——同样也是在这种时候被骚扰的最惨的。
        而现在情况似乎更糟了,Yesod一眼就看到Netzach头上有与自己同出一辙的耳朵,唯一的区别是,它们是绿色的。
        还有尾巴,绿色的,晃来晃去。
       (他是怎么让尾巴伸出来的?)
        ……晃来晃去。
        晃……
        糟了。
        他好想一把抓住那个。

        安保部的Sephirah疑惑的看了看Yesod(真不错今天Netzach还没超过脑啡肽的安全用量),问他把尾巴塞哪儿了。
        Yesod难得准备装傻(他为自己堕落到像是Netzach从别的部门坑脑啡肽一样感到耻辱),说什么尾巴。
        别傻了跟你头上那对配套那个。
        Yesod下意识的摸了摸帽子。
        操。
        耳朵坚韧不拔的把帽子给顶了起来。
        这时候表现个什么劲啊,毒蛇差点没给气到核心抑制,而显然Netzach在用异样目光看他的裤子。
        ……没事的话我走了。
        Yesod生硬的说,干脆自暴自弃的把帽子摘下来拿着,大幅度的迈开步子想快点离开这个尴尬的位置。
        扯到尾巴了。

        Netzach在同僚跟自己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凭借身高的优势撸了一把对方的猫耳,然后转身就为了自己的生命拼命地跑走了。
        Yesod再一次目瞪口呆。
        ……Netzach你给我等着!
        情报部的员工早已对自己部长的嘶吼见怪不怪。

        这次一路上Yesod没再遇上麻烦的家伙(Netzach和Chesed),在走到最上层的时候遇上了Malkuth,她正忙于工作,棕色渐变的尾巴在身后摇动。
        顺便给Yesod打了个招呼。
        Yesod早安啊喵!
        ……似乎适应的很好。

        Yesod想起Netzach同样不带一点异样的反应,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疯了。

        呸。
        Netzach就没正常过。

        终于到了主管室的时候Yesod反而有点犹豫了,他手按在门上,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走了这么一路,尾巴磨得难受死了。
        而且他害怕自己不小心把X给打死。
        万一Angela不拦着他呢。

        推开门。
        X一如既往(不作死的既往)的坐在主管室的转椅上,但是有什么别的东西和以往不大一样。
        ……是尾巴。
        黑色的尾巴从椅背的侧面露出来,似乎开心的摇摇摆摆,时不时还弯一弯。
         ……是啊他弯的没救了。

        所以不是你干的?
        用了好一会Yesod才找回自己的嗓子,他不得不怀疑,今天X的心情也太好了,令Sephirah相当的不安。
        我哪有这么大能耐啊——不过Yesod你听我说哦。
        主管在转椅上转来转去,几乎要哼起歌来。
        什么?
        莫非X有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Hokma的尾巴和耳朵都是灰色的!和发色完全一样的那种——很好看的。
        ……太高看他了。
        Yesod终于忍无可忍。
        你们就没有一个人打算解决一下这个吗?!!
        X看上去被他突然放大的音量吓了一跳。
        啊?可是为什么要解决?连Binah都觉得这个很好玩而且我还没找到可能造成这种现象的异常……

        Yesod绝望了。这地方没有Sephirah靠得住,连Angela都只是站在一旁笑而不语,而且为什么她没有耳朵和尾巴?

        他还有一件事情想问,但想到这个Yesod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到现在他都还没问。
        不过现在他必须得问,尾巴磨的好难受。

        ……你们是怎么……
        什么怎么?
        ……把尾巴露出来的?
        那种不好的预感到现在达到了巅峰,但是想要收回那个问题已经太晚了。
        你说那个啊!X笑了起来,那笑容很是微妙。我刚刚还一直想问你把尾巴塞哪了但是我怕你揍我——
        够了别再说了——
        Yesod想阻止这个,然而来不及了。
        ——你把裤子上剪开一个洞把尾巴穿过去不就行了?
        Yesod眼前一黑。
        这是对有服装整齐强迫症的情报部部长最严峻的考验。
        远超午夜。

        最后X还是被Yesod打了,Angela没拦他,再然后Netzach在福利部的员工休息室也被Yesod堵住收拾了,Chesed坐在一边喝咖啡看戏,蓝色的耳朵一抖一抖。
        最后的最后Yesod也没把裤子剪一个洞放尾巴,但是其他人按住他给他剪了。
理由是不能看着同僚过度压抑自己。

评论(1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