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产粮,试图表达对脑叶的热爱

多半是不行了的脑叶和X 1

(以及多半是被折腾到也不行了的其他盒和异常)
贵乱预警,你吃到啥都有可能,作者是个混沌恶,不要对这人下限抱有希望。但真的谈恋爱的是BA。大概有瞎戳几各部门AI的嫌命长主管和异常(们)对主管的迷之热爱,完全暴露作者的恶趣味预警。
作者是吃all主管,但是八成看不出来,因为我流X人太不行了。
私设一堆,我流主管我流X,全部我流。
X跟A的关系:X→→→→→→→A,不,不是单箭头。
没有大纲没有存稿甚至没人催更,写哪算哪一切随缘X
新手写文,ooc有,尽量让这东西扯淡扯出一丝丝道理来,不过多半是失败了。

            而现在还是蠢了吧唧的日常的脑叶公司

1.     
        脑叶公司,据说是个人人挤破头想进来的地方,无论是不是真的,反正X在这见到的每个人都这么给他说就是了。

        大多数时候X都觉得这话有点扯淡,因为就一般经验而言(即使他才刚上任没几天),特别想死的人不多,哪怕跟了歌唱机的倒霉员工也只是先把同僚扔进去,更别提多数员工死前都扯着嗓子大喊主管,就好像喊一喊奇迹会发生似得。
        结果奇迹就是有个异常的简介吓了他一跳,X还没遇到过那个,也不大想遇到。

        不不不,X想着培训部的AI,觉得喊喊Hod还更有用一点,至少她会相当难过——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

        而主管,主管自己都觉得生活在夹缝里,特别艰难。

        脑叶公司这地方多半风水不好,不提异常,连AI都与众不同。

        被Yesod逮住没有带臂章,被骂了好一阵,X很想辞职,这主管还会被下属像训小孩一样骂,很没前途。又想起那天Netzach说他没法辞职,顿时悲从中来。
        X发现自己好像也没法辞职。
        X发现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入的职。
        他那天就坐在椅子上,发现面前一堆监控屏幕,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姐,自称天使(其实是Angela,X给听成了Angel,就是天使),皮卡皮卡的发着光,让X一瞬间觉得自己恋爱了。
        他特别快的就失恋了,原因就连他也不想提,但员工推测这和某一天X冲进血浴缸的收容室,灌了人家半瓶子香槟后被Angela当真揍了一顿有关。
        是,投影不能打人,但脑叶公司是个过于高科技化的地方,而那天据说有人看到主管室的门自己走了下来走进门,后面还跟着核心崩溃的触须。

        那天X真的很难过,很憋屈,还被嫌弃了“你笑得也太假了,真恶心”。
        所以他一时想不开,去找Netzach要了点脑啡肽,也不是那么奇怪的事。

        十分钟后,X喝高了。用的剂量也就那些,显然他酒量相当不行(话说脑啡肽真的能用酒来打比方?X到底没真喝酒喝醉过)。他彻底被搞晕了脑袋,一头扎进了亡蝶葬仪的收容所,把可怜的异常吓了一跳。并且开始抱住人家大哭,蹭了对方一身泪和脑啡肽,蹭了自己一身鳞粉。
        而收容室,不知为何,其实不隔音。
        隔壁倒了大霉的是魔弹,枪手站得笔直,觉得隔壁的嚎啕大哭和惨叫(啊啊啊啊啊别拽脸)实在乱异常,可是到目前为止他才开了三枪,横竖找不出理由来对着主管来上一下,憋屈极了,又有点想听墙角。
        是真的想听,可他没有别的立绘,还不能突破收容。
        半个钟头后Yesod才把X从亡蝶的收容室里拎出来,X已经闹腾累了缩成一团睡着,亡蝶葬仪把自己塞在棺材里一动不动。房间左边的工作记录条红了一片,一个绿的都没有。
        他甚至没出收容室。
        太惨了。

        之后Yesod一路把X拖到主管室,把人往地下一扔,临走发现有个杯垫特别眼熟,就拿起来看了看。
        是主管手册。
        “嗷啊啊啊啊啊啊————”
        毒蛇在主管的白衬衫腰部位置留下了个皮鞋印。

        事后X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盒是怎么给他留下鞋印的?
        后来一次偶然在走廊上相遇,擦肩而过时,X猛的抱了上去。
        哎?抱起来完全是普通人而且好像还比自己矮而且手感还不错——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天主管半残,而且没有人和异常同情他。

评论(1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