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产粮,试图表达对脑叶的热爱

多半是不行了的X 2

这次脑叶好好的,主管倒是快不行了。
暴露作者恶趣味的X专场,在坑死Netzach的前一刻进行补救的X,最后还是吃了教训。

2.被萌物宠幸不总是好事,又名如何在被鸟叨的时候拖下属下水
(然后再通过骚操作自食其果)

*时间在惩戒部、福利部刚好全开之后。
*私设X和Angela,异常都能记住重开前发生了什么,员工和除Hokma以外的Sephirah不行。但是他们多少有点遗留反应。

公司收容了惩戒鸟有一阵子了,不过前一段时间E.G.O都研发了出来,身为TETH等级的异常,在产能方面也只能说聊胜于无,索性后来X就把它同一罪与百善一样晾在那里,懒得去管。
而惩戒鸟毕竟和一罪与百善不一样,后者老老实实在收容室里飘着,稳重,可靠,前者却是会突破收容的。
一般来说惩戒鸟突破也就突破了,只要主管不手贱去管它,鸟大爷巡视一圈随口啄两下,也就回去了,连小红帽都懒得管它。而那随口两啄也造不成什么实际伤害,跟卖萌一样。
说不定人家真的就只是出来卖个萌。

但这次不行,鸟大爷出来卖萌的时候,X运气不好,刚好在员工休息室,凭借一张路人脸和常见的消耗品员工专用西装无痕融入一群员工中。他也没带臂章,看上去像是这一天将要被喂给我们能改变一切的倒霉蛋似得。
不过和这种消耗品员工不一样,X对多数异常有着没有Sephirah能理解的吸引力。举个例子,有那么一次,尸山突破了收容的时候,X刚好就路过那个收容室门口。然后黑米团子一路追着X跑到控制部,Chesed对这个自己部门收容的短腿异常难得的快速移动啧啧称奇,而Geburah,多半是看X不顺眼,一路慢悠悠的跟着跑上来,沿途只是保护了员工和文职。
……往事满是伤悲。

惩戒鸟一进休息室,众员工见怪不怪的抄起帽子带上,但预期中的轻微刺痛并没有到来,白羽红腹的小鸟径直照着X头顶啄去,终于有员工借由这个发现他们的主管混在这里偷懒。
但X是个脆皮,如果主管数据能够量化,那他多半偏科严重,精神谨慎很是可观,然而血量绝对让人没眼看。
丢人。
所以脑袋顶上传来剧痛的一瞬间X便发出一声惨叫,觉得这大概跟Yesod踹他的力道相近,但这是在脑袋上的,他还年轻,不想因为这么丢人的理由秃顶,他们甚至没有收容秃头球。
这时候休息室的门刚好打开,X看都没看就一把抱住刚进来的人,一转身让两人的姿势变成对方夹在自己和惩戒鸟之间,这才隐约察觉这人有一头绿色的长发。
来人,不,来Sephirah是Netzach。
Netzach刚刚从脑啡肽营造的幻觉里清醒一点,打算来休息室倒杯咖啡醒醒神,姑且应付一下工作。谁知道刚打开门就有个黑色的东西把自己一把抱住,窜到自己身后,随后一个红白都有的东西糊在自己脸前,吓得他把手里的空杯子扔了出去,正中那一团红白不明物。
………………
那一瞬间是死一般的寂静。
Netzach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同小心翼翼从他肩膀上看过去的X一起,惊恐的看着白羽小鸟变成草莓大福。

安保部的Sephirah觉得自己盒生已尽。





X当机立断,重新开始了当天。







在重新开始的那天的下午,一切正常,惩戒鸟没有出逃,X也没再敢溜去偷懒,在Angela的凝视下兢兢业业的做完了今天的工作,决定去安保部看看Netzach怎么样了。
他们在走廊上相遇,Netzach正端着一杯咖啡从休息室往外走,显然这次没遭遇草莓大福。但他看见X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Netzach看看X,又看看手里的咖啡,深思熟虑。
然后他连杯子带咖啡一起摔到了X头上。
“好痛???”
X想要捂着头痛哭,重开前被啄的也是我,为什么都重开了还要砸我?
“对不起……”Sephirah眉头紧皱,借机又敲了一下主管的脑袋,“但总觉得不这么干,好像有什么地方亏了。”

明明亏的是我好吗?
X今天也想要辞职。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