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图产粮,试图表达对脑叶的热爱

【脑叶】越来越不行了的X

又名Sephirah眼中的X确实是个混球
这是个附加篇,应该能感受出作者对于X的关注度了X
私设预警,X是为了让A“再次出现”而存在的消耗品。
最后有X(A)对于Hokma出现的反应提及,虽然只有几句话,但是作者是吃BA的。

不是快乐而愚蠢的小段子,而无能的作者希望能通过这一篇表达下,私设的X到底是个什么回事。
大概有红蓝,现在是比较和平的相处模式。

        今天是惩戒部的最后一次扩充,让人毫不意外的是又是一番兵荒马乱。
        Geburah通过监控看着突破收容的异常和撵在后面的员工,为自己正在动手禁止的状态下愤愤不平,索性还没有员工死去,所以红发的Sephirah只是发出一声冷哼,靠着自己的武器构思怎么让主管记住不要把这些该死的怪物放出来。
        当然,不会是什么温和的方式。

        Chesed把自己埋在文件里的脑袋拔出来,随手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别想了,六个损坏部件刚刚更新,他们绝对不会放你出去的。”
        “我知道,”Geburah没好气的接道,“但是你看看那个主管?X,对,他真的靠得住?这已经是今天他第三次把尸山放出来了!我们非得去信任这家伙?”
        “总得抱点希望吧,Geburah,再者说,主管已经进步了不少了。”Chesed不慌不忙,他已经做出了选择。而和上层的Sephirah多少有过关于X的交流的他,无疑比Geburah了解的更多一些。
        “进步?”Geburah狐疑的扭头盯着自己的同僚,试图找出一点点对方说谎的迹象。
        她难得的失败了。
        “……我曾经问过Yesod,他最开始见到主管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啊……”情报部的Sephirah迟疑了一会,“……有点怪异,就好像……”

        就好像那仅是个“壳”一样。
        那些若有若无的怪异之处在最开始的几天里最是明显,然而那时候同X接触最多的是Angela和Malkuth,Angela自然不用说,Malkuth更是感觉不出这微妙的变化,所以这方面最能描述一番的便是Yesod。

        Yesod对X的第一印象绝对谈不上好。
        上一个主管因为某些事情而被处理掉似乎就是昨天的事情,但是Yesod已经不记得那个主管长什么样子又叫什么名字,本来他也不在意这些。他需要在意的就只有如何完成那一个个(操蛋的)任务,看好自己手底下——或者说主管吩咐出去的——员工的小命。
        虽然大多数时候Yesod其实对此无能为力,而且那群员工背地里(他们最好不要蠢到以为他真不知道)叫他毒蛇。
        毒蛇,嘿,这外号。
        Yesod一直自认说服了自己对此不屑一顾。

        他站在主管室门前,收敛了一下思路,推开门。
        Angela一如既往地站在显示屏跟前,高明的投影技术让她看起来就像是真的站在那儿,甚至还能给你倒杯香槟那般真实。
        这场景Yesod见了不知道多少回,所以他只是扫了一眼Angela,就看向此刻坐在椅子上的新主管。
        X。
        这名字除了敷衍还是敷衍,就像公司创始人叫做A一样,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肯定不是真名,甚至代号都称不上,你知道,甚至员工都会有编码,而这两个家伙居然名字只有一个字母?
        X此刻坐在椅子上,听到Yesod走进来的声音,便转了过去。
        如果脑叶公司的主管真是个竞争激烈的位子,那X真称得上是过分年轻了。他不过青年模样,黑发黑瞳,黑色西装套在白衬衫外,领带上有个“X”型的领带夹,胳膊上套着个和Sephirah一样的臂章,上面却是个“X”。
        这是Yesod第一次、八成也是最后一次看到X穿的合乎公司标准,而他从这穿戴里只得出一个结论: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X啊。
        “你好,我是新的主管……我是X。”
        他似乎就把这个字母当做是自己的名字做起了自我介绍,同时露出一个笑容。
        “……我是Yesod,情报部的Sephirah。”
        出于初次见面的礼貌,Yesod没有直接出言讽刺这位新主管,但是他克制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那不是什么让人轻松愉快的微笑,X露出的那个笑容让Yesod觉得核心有点空白,却不是因为什么正面的感情。
        是真的空白。
        就好像你把一张本应画好了五官、表情生动的纸擦干净,然后写上了一个“笑”上去。
        职业性的,营业性的笑容,X的笑意不及眼底,浮在表面上,让人觉得这具躯壳之下空无一物,让人疑惑又隐隐作呕。
        那是一具空壳,等待着用某种东西填充。
        等待着“神明”的眷顾。

        比起现在的稍微有些跳脱、但却能比较熟练的保住那些员工的小命而言,刚刚开始的X远没有这么好心。从——也许是——好的一方面来说,那时候的X的工作热情可是高涨多了,他可以把自己埋在文件堆里或者监控前,一坐就是一整天。
        即使是Yesod也没法否认X确实擅长这个,他具备作为一名主管所需要的全部品质——冷漠,高效(虽然穿衣随便,啧)。他可以为了能在黄昏的考验前结束能源收集,把员工塞进“我们能改变一切”;他在培训部因为歌唱机而全灭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会漠然甚至是带着那种空洞的微笑,看着被选中的员工走进鬼婴的收容室。

        在工作不太繁重的时候,Yesod会有能胡思乱想的空闲。他想通那种作呕的感觉来源于何处的时候,X已经能够熟练的混进员工堆里插科打诨,早就不会露出那种笑容了。(当然,也越加不干正事了,Yesod提醒自己下次逮着X和Netzach混在一起的时候要收拾他俩。)
        那种作呕感源自,明明“非人”的一方是Yesod自己,但是他对面的“人类”的青年却更像是“物件”。那种感觉不像面对一无所有时的毛骨悚然,而像是看着Sephirah本体盒子的某块零件。本身并不具有意义。
        但是人活着的时候,生命本身不就是有意义的吗?

—————————————————————————————
        那是不知为何、不知何时开始的、同谁的对话。
        “希望下一个主管不会是你这种人渣。”
        “……怎么会。”
        回答的人笑了起来。
        “每一个主管都——”会是我【X】。
        如果损坏了一个,一个失败了,那就换成下一个,然后再进行尝试。Sephirah能处理大量的信息,记住人类难以记住的大量知识,却不能记住上一个主管到底是什么人。
        因为没有记住的必要。
        在成功之前,没有一个“X”是有必要被记住的,有意义的只有成功后在“壳”中诞生的东西。
        “……如果你失败了,你没想起来……”
        “那就把我处理掉,像员工辞职那样。”
        “然后“我”就再一次在主管室睁开眼,犹豫是询问Angela关于公司还是关于她。”
        “而你们,会迎来一个新的主管。”
        “也许他会比我做得更好也说不定。”
—————————————————————————————

        不过X确实在改变。这种改变微乎其微,但是当Yesod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有五天没有员工死去了,甚至文职的死亡率都在下降。
        他真正意识到这种改变的时候,X在走廊里突然伸手一把抱住他,虽然不知道这主管又抽的什么风,但是Yesod还是先照着X的肚子来了一下。
        果不其然一声惨叫。
        啧。
        看来是上次收拾的不够。

        “……还有过这种时候啊。”Geburah愣了一会,随即发现一个问题,“等等Chesed。”
        惩戒部的Sephirah表情过于严肃,Chesed不由自主的坐正了。
        “怎么了?”
        “那混蛋抱过你没有?”
        “???”Chesed反应过来,“那倒没有,虽然我曾经负责过把主管从一些奇奇怪怪的收容室里拖出来。”
        X有些时候大脑是很清醒的,Yesod多数时候嘴硬心软,Hod和Malkuth更不用说,Netzach完全可以用脑啡肽搞定,Tiphereth……那两个孩子多半无论怎么样都那样,而X总是克制不住的有点愧疚,尽量不给他们添麻烦。
        虽然多数时候他会对所有Sephirah怀有那种愧疚。
        但是只要脑子还有一点剩余,就没人想招惹Geburah。
        Geburah明显松了口气,但又努力试图将这种情绪掩饰过去:“咳,那接下来是不是可以希望那家伙稳重一些?”
        她伸手去够自己的杯子,镇压已经结束了,好歹没有员工死亡,她决定放松一下自己的神经,好迎接下一次的警报。
        “……Chesed。”
        “又怎么了?”
        “……你用了我的杯子。”
        “……啊。”

        后来X确实稳重了不少,几乎是一瞬间的事。
        他像是在朝着某个“模子”靠近,经历了核心抑制后的多数Sephirah都心里有数,但十分默契的没人提起。
        那一瞬间发生在开始开放下层的时候,X看到Hokma的时候。
        已经熟悉了脑叶公司运作程序的主管,第一次显露出那种神情,不知为何竟让Chesed觉得有点熟悉。
迟疑而颤抖,又强装镇定。
        但是愧疚如此清晰。


辣鸡lof毁我格式,按空格按的我快吐了(つД`)



评论(6)

热度(67)